•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末 未‖末末的诗(五首)
    时间:2018年04月23日   作者:trswl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末未的诗(五首)

     

     

    □末未

     

     

    二毛

     

     

    二毛不睡在地上,又能睡到哪里

    它不打滚,灰尘就跳不起舞,就

    无所事事。我不理它,难道我去理鬼

     

    它不咬自己那根短尾巴

    谁帮我原地转圈,谁是我的假想敌

    谁将自己穷追不舍

     

    不离开地面,怎么腾空而起,怎么

    追咬蝴蝶,蜻蜓,麻雀,这些童年

    飞翔的神器,二毛比我更感兴趣

     

    二毛啊,你不东一口西一口咬空气

    我如何知道虚空中,有我

    看不见的事物,一再飘过

     

    我不假装没有看见,你就不走走停停

    对,二毛,你不能停下来

    小小院子,你才是主人

     

    二毛,你不警惕,不立起身子

    不把前脚搭在院坝边的矮墙上

    不转动脑袋,就根本不像一架灵敏的小雷达

     

    再汪汪两声,二毛,代表我

    向世界的风吹草动

    发出友好的警告,或者回答

     

    二毛,二毛,你一直都在

    那时,我一个小屁孩

    独自在家,从没感到过孤寂和害怕

     

     

    老板椅

     

     

    精美,豪华,大气。真皮,倒不一定

    但可以肯定,柔软的里面大有作为

    可按摩,可唱歌,可养了一群美女

    可躺在怀里,如小社会,不喝酒

    就抽烟,随他心情而论。如,一头雾水

    如,快刀斩乱麻,斩不断,理更乱

     

    更乱的是几个清洁工人,如获至宝

    又不知所用。不知为不知,又不是不准

    那好,椅子轮流坐,如白云,坐在山头

    前俯,后仰,左摇,右晃,五分钟,十分钟

    时间一到,幸福暂停,颠簸暂停,折腾

    也暂停。拿起扫帚,回到灰尘 

     

    关键是,你,我,还有他,螺丝不知内里弯

    手提生活,却不了解生活背后,藏着

    多少把刀,要走人命时,还不留下一滴血

    作为把柄,无话可说。可说的是几天前

    老板不跳楼,也可能跳出梦。死,比活简单

    十里,百里,甚至千山万水

     

    老板是谁,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人都不在了,说出来,对于死亡

    是一件不尊重的事情

     

     

    爱上一只枕头

     

     

    爱上一只枕头,有什么用

    我还要爱上祖国的棉麻布

    胜过上面的玫瑰两朵,还有

    蕾丝如粉丝,素质高低不等

     

    如果你哐当一声,配合墙壁

    关上活摇活甩的门。我就爱上枕头

    小肚子里面的荞壳。不化肥,不农药

    不出卖家乡的风声,不卑,不亢

     

    疲惫,汗水,咳嗽,鸡毛蒜皮

    自言自语,这些都是我的关节炎

    你拿去也没啥用。而当我卸下日子

    这些残留物之前,枕头不会独自远游

     

    我每天花掉六小时,来爱一只枕头

    够不够,都只好将就。其它时间

    我一直在,尝试爱上呆萌的生活

    爱上阳光下泪奔的脚步,失宠的春梦

     

     

    乌鸦

     

     

    在聒噪的黄昏里,乌鸦是一个异数

    它沉默寡言,独来独往

    身上的黑礼服,因为庄严,太像傲慢

    所以更加招人显眼

     

    我还看见过它们,大白天穿着黑礼服

    集体出现在高高的枯枝上,仿佛一群神父

    突然出现在天空的教堂。那种黑压压

    让我感觉,世界一定有什么大事

    即将上演。当时,我是多么丢人啊

    去瞎操心人类的明天,还差点

    吓出一裤裆冷尿。遗憾,我非鸟

    更非乌鸦,从没听清过它们是在预言

    还是祈祷

     

    但我知道,乌鸦是严肃的

    一旦开口,有人就要发慌

    就要在内心举起长矛

    但因鞭长莫及,只好虚晃一枪

    然后作揖,拱手,退出现场

     

     

    残棋

     

     

    依我看,冬天也有缝隙

    趁虚而出的小草,扭断北风的脖子

    站在牛的眼睛里

     

    悬崖自有活路,牛只认死理

    ——面朝深渊,绝处逢生

    要知道,每一棵青草都是牛的命

     

    老牛反牵着老人,就像一颗棋子

    牵着另一颗,孤注一掷,又相依为命

    试图,救活乡村这盘残棋

     

    黄昏压境,苍凉加重

    迷路的几颗星子,误落烟斗

    忽暗,忽明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