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树 弦‖我在的城正在失去温度(组诗)
    时间:2018年05月14日   作者:树弦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我在的城正在失去温度(组诗)

     

    □树弦

     

     

    孤独书,遥寄友人

     

    临近午夜,我在一杯咖啡里看见

    白白的墙移动着,像一页又一页的书

    我想看后记,最后还是做了困兽

    于自设的房间,把影子追得无处藏身

    影子悲剧地写下遗书散布为降落的雪花

    覆盖了黑夜包裹住出租屋的心跳

    温度越来越低,低到咖啡结冰,低到白菜发抖

    低到风夹紧尾巴,畏畏缩缩地逃跑

    敞开窗户打开门吧,就算躲过了和尚的盘问

    也还要面对庙宇的晨钟暮鼓

    ——“孤独是一堂必修课,何不今天考过?”

     

     

    墓志铭:怀死于夜里的人

     

    死于夜里的人恰好吻合了十月怀胎

    只是哭泣者角色交换

    尽管,我只是在路过殡仪馆记下你的名字

    看到你的容貌,以及

    看到那些吊唁者,我就猜测到你的身份

    ——这,不重要了

    我依然为你写下墓志铭:

    五谷杂粮养育的躯体你还给了大地

    你的名字刻在风里他们慢慢忘记了

     

     

    我被挡在门外

     

    凌晨1点,我在撒哈拉沙漠寻找三毛

    迷路,被风沙包围

    于是,摁下书,转身,向着村口小卖部

    黑漆漆的蔬菜园使小路惊慌,偶尔失措地响

    或者笑,这可耻的男人

    足足笑了10分钟,被点燃的烟拍了耳光

    才清醒,哦,没有鬼,自己吓自己呐

    边走,边想三毛

    还有她的先生荷西

    至门口,是谁关了虚掩的门?

    还把钥匙丢在床头

    徘徊,雨打芭蕉,鞭打蔬菜

    我躲在破塑料膜下,看城市灯火渐熄

    再联想晚年,医院里的三毛

    ——我被挡在了门外

     

     

    我在的城正在失去温度

     

    天高地远,我呼唤一个名字

    风狠狠地扇了我,已经不能哭泣了

    多么可耻的场景呀,暗藏许多悲凉

    我在的城正在失去温度

    像窗台的水仙花无声无息地凋零

    没有预兆,更没有挣扎的余地

    就坦然接受了这恩赐

    事实上,在我呼唤一个名字时

    我的体温也在降低,不然

    谁会借一壶酒的力量去奔跑?

    不知道,南北的地域差异

    是否有两座相似的城在比赛

    像拔河般争夺失去的速度

    而我注定逃不出荒唐的闹剧

    呼唤一个名字,或为缅怀

    或为想念,在恍然隔世之中

    我在的城正在失去温度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