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梁晓阳‖佛光月明照梵净
    时间:2018年07月27日   作者:梁晓阳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佛光月明照梵净

    梁晓阳

     

    从铜仁市中心出发,沿江而行,右面便是绿油油的锦江,很长一段被面壁的树影遮着,阳光照在河面上,外面一层金影瞳瞳,里面一层幽暗淼淼。整条锦江水流平静,时而波光粼粼,时而平亮如镜。有此大江滋润,既是铜仁之福,也是梵净性灵。

    锦江,为酉水、辰水汇成。两道水的名字竟然就是取自地支的两大部分,可见这里的山水深含中华历史文化底蕴。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见到了江口县寨沙侗寨那道清粼粼的河水,水量丰沛浩大,绿中泛着乳色,不用说,前两天肯定是大雨。河两岸多树,古树照水,吊桥当空,浓阴遮了半边河面。河边的寨子木屋错落,木塔高悬。寨后,白雾在山腰像一列巡逻队伍,时而左移,时而右动。寨子里游客却少得可数。我嘀咕,天下闻名的梵净山,还是AAAA景区,竟然人迹罕至若此?

    中午饭定在一家农家乐,门口种有一种植物,三叶状。铜仁文联的小代说,待会儿要吃这个。月明说:“这个就是鸭脚板嘛。”她放下小背包,伸手摘了五六朵,连根带叶,撕掉鸭脚板,做成一个毽子,“小时候我就玩这个。”说毕提腿踢踢踢地颠起来。“我也是,我们的童年玩具。”丹玲也凑过来,两人开始对踢,惹得我也来试了一下。我大学时代踢过足球,有踢毽子的基础,华诚也加入来,四个人玩得嗨了。就在这种踢腾中,我想见了那两个戴着头饰,穿着蓝布,背跨背篓,一脸稚气的女孩。

    月明和我的鲁院同学丹玲都来自印江土家族。她俩真有族类的共通之处,一样的瓜子脸,一样的弯弯的眉毛,一样的面容白皙,一样的娇小玲珑。不同的是,丹玲早已为人妻母,而月明才二十五岁,一直在寻找她的另一半。

    饭后坐中巴车进入到景区大门后始才发现,两边停车场停了密密麻麻的大小车辆。

    大约坐了半小时的区间车后,转上二十分钟的索道,我、华诚、丹玲、月明和另外两名文友同在一辆。人在空中走,绿海在脚下荡漾。月明和丹玲介绍,我们正在穿越的是九龙山。

    她说,九龙山是梵净山福地天造地设的九朵莲花,弥勒菩萨就打坐在九朵莲花之上。

    刚刚还是白云蓝天,忽然,大雾从山那边快速飘来,顺着苍翠的山岭爬上来,风带来了湿乎乎的气息,雾便淹过了前面和后面的索道,索道须臾不见,甚至我们乘坐的索道也是雾霭朦朦的,只见车内的大家的脸。风使索道有微微的摇晃。又过了片刻,白雾渐渐飘过去了,前后索道又渐渐清晰,阳光又照到了我们头上,像电影画面的化出化入一般,云雾早到了那边山岭,飘忽如风,终于不见,像误入世间的魂灵一样,在阳光下烟消云散。

    下了索道,沿着上蘑菇石的木梯拾级而上。云雾又开始在新老金顶和蘑菇石之间缠绕、遮覆。云雾过后,绿色植被和各色花儿新鲜灿烂,又像回到了人间。丹玲建议登新金顶,说两个金顶不能同时登,否则体力透支。又说若论风景,自然新金顶好看。于是大家便登新金顶,攀铁索而上,四野云雾飘荡,冷风嗖嗖,似登仙界。沿途我看了金刀峡、天桥、观音洞、释迦殿和弥勒殿,还有翻天印和晒经台,感觉就像又从童年时代的封神演义木偶戏中走出来。

    满身汗水站在新金顶的栏杆边俯瞰,清新的风吹拂着,像喝了冰水。栏杆边就是陡峭的悬崖,叩头下看真担心自己一跟斗翻下去。于是看远处,看苍翠的山脉波浪一样翻滚,从山上绵亘而下,据说这样的山脉一共有九条,所以一千多年前徐霞客来这里观看时取名叫九龙山。一阵浓一阵淡的白雾飘来时,就像给道道苍翠的山脉着上圣洁的白色。

    有资料记述,梵净山道场发端于隋唐,兴盛于两宋,在元末明初战争中衰落。到了明神宗朱翊钧时期,他的生母李皇太后睡梦中见到观音菩萨在一处有红云佛光的灵异景象之地向她传授《九莲经》,僧人妙玄又陈言说她为金莲菩萨转世,她前世修炼的道场已为猛兽出没之地,佛祖要她重新塑造辉煌。李皇太后悲喜交集,回忆起当年她尚为宫女时,神宗皇帝的父亲隆庆皇帝尚为裕王,她在寂寞难耐中便天天在宫庙里的观音像前跪拜念经,有一天,观音突然显灵,她立马光彩照人,裕王临幸了她,后来生下了朱翊钧。观音大士托梦,她自然不敢怠慢,当即凭梦中记忆描画了观音传授的盛景,交由名妙玄和尚寻访。妙玄云游四方,到了黔东之地终于发现了七百里梵净山正是皇后画中所示。由此面觐太后,神宗皇帝按照太后懿旨,拨发粮饷,下令地方官员承召善众,修缮朝觐之路,在梵净山重塑众佛金身,最终完成四十八座觉寺,红云金顶香烟缭绕,梵净山成为西南最大弥勒道场,朱翊钧又敕赐梵净山为“天下众名岳之宗”,九龙山自此佛乐交响。

    风开始猛烈地从九龙山下翻滚上来,我出现了呼吸急促,我们出现了摇摇晃晃,但风又使我们感到惬意,我们于是仍旧站着留恋山色。这样就看到了山下右侧那片天空之下,白雾接顶的一丛树,一株鹤立鸡群的树顶上,突现半轮耀眼的白光,像炽烈的汽灯,又像十六的月光,照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我喊:“那一道光莫非就是佛光?”我一边调好手机镜头,一边指给华诚、丹玲、月明看,他们三人都伸长脖子问:“在哪?在哪?”云雾漂移很快,我赶紧拍了两张,那边月明和丹玲都喊:“就是啊,就是啊!”等他们纷纷举起相机或手机,还是晚了一步,只有我在消失前几秒拍下了两幅照片。旁边有三个女游客挤过来看,都在我耳边吹气说我真有福气,惹得我心里痒痒的。

    对了,在金顶看到的女子特别多,几乎都是美好姣好的笑容,你请她们拍照,或者是她们请你拍照,都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在缭绕的云海中,在飘飞的云雾里,那些身着红、黄、绿、白各色衣服的女子,真是飘飘欲仙,疑是遇上云中仙子。问一女子,说是想在梵净山寻得一番禅意,为今后生活给出一点启迪。

    月明已经在观音像前叩头合掌,一脸虔诚。

    “我每次来梵净山,都祷告早点结束单身生活。”她一脸憧憬的眼神,反衬出纯白脸庞上的三颗小青春痘淡淡的红晕。

    丹玲告诉我,月明写过几篇优美的散文,在当地的文联刊物发表。

    “那都是写梵净山的,我们的家乡嘛!”她翘起嘴角调皮地笑,望我一眼,又望了望丹玲。

    依旧是索道下山,区间车到景区门口,然后出黑河湾。我们都是步行,沿黑湾河左岸走,河水清澈见底,各色石头明白可辩。月明又欣喜地跳跃起来,说那是梵净山的圣水,带我们下去品尝,我们就下去品尝,大家以手掬起,张嘴吮吸,水珠溅溢。我回味,觉得清甜甘冽,直抵肺腑,忍不住连喝了五六口,浑身解渴惬意。

    傍晚去松桃县盘信镇食宿。盘信就在梵净山下。吃住的地方叫万福城,为乡村别墅,清静幽雅,有跑道,有草坪,有假山,有水景,有缓坡。吃饭时下起了小雨,天气就清凉起来,在雨幕笼罩的饭堂里喝苗家米酒,吃当地的农家菜,烟熏腊肉,恋爱豆腐,还有泥鳅,土鸡汤。到过很多地方,都宣扬自己是生态绿色食品,至少梵净山是货真价实的。

    雨善解人意,晚饭后就彻底停了,约上丹玲、华诚、月明散步。天上的半轮上弦月在鱼肚云间穿行,远方梵净山像佛祖打坐,沉静而慈祥。青蛙和虫鸣开始,四周夜色里的各类鸟兽也在举行它们的晚会。佛地的教化似乎让人类和动物界都上升到了和谐的档次。

    第二天去六塘村看万亩油茶林。莽莽苍苍的群山上,拇指大的青果在山风里闪现、蹦跃,我似乎看到了儿时的记忆,那漫山遍野的茶花开放,那万头攒动的采摘场面和络绎不绝的挑担茶果的收获景象。生态的美也是和农民的科学发展连在一起的,只有有这种魄力和眼光才有这种辽阔的美。

    丹玲最是心灵手巧,摘一张当地的大桐叶,长把子,一分钟不到做了一个花兜,里面还装了半兜鲜艳的不知名的野花,我和华诚看得惊叫起来,提在手里把玩不已。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似乎在童年的乡村见过,在人生的初始玩过,久违的岁月像山风一样徐徐吹来。

    月明说,我们都被美包围了,身在美中不知美,只有你们来了我们才发现。或许因为这种感觉,主办方自信满满地带着我们继续走,就到了老屋村,参观的是该村的旅游建设。在高悬的效果图前,只能说很宏伟,大手笔。印象最深的是村前的荷塘,水面波平如镜,一池接着一池,荷露尖尖角,莲叶何田田,真有当年在杭州看荷的那副壮阔景象。几个精瘦的苗民,赤脚走在水田里劳动,举着水耙给田上田坎。都一律光着上身,肋骨根根暴露,松宽的裤子,皮带上挂着弯刀。丹玲告诉我,皮带上挂弯刀的木架子叫刀别子,我就联想到古代的刀鞘。这种苗民的武装方式,是劳动的需要,是生存的本事。上田坎,我们老家不这样叫,而叫背田塍。一只青蛙从荷叶底下跳出来,有人大叫:“蝌蟆!”原来是月明,我就笑:“原来贵州方言把青蛙叫蝌蟆啊!我们广西柳州河池一带叫麻拐。”大家便“蝌蟆”、“麻拐”地叫着取乐。

    蝌蟆游动处,荷叶田田,荷花绽放。

    再去的地方叫大湾,路途可以用崇山峻岭、峰回路转来形容。我幼时出生成长在大山,八九岁即山上山下担扛,深受大山生活之苦,这时很自然地想起这些苗民,祖辈居住在深山峡谷,非为自愿,实为被迫。与华诚讨论时,除了提到当年的大汉族主义,还提到了苗民的隐忍勤劳,是的,没有这种品格,逃也要逃光了,别说一直住在深山。

    大湾苗寨就在山脚下。依旧是在哪个苗乡都可以见到的拦门酒,不喝三碗不给进门。依旧可以看到很多白皙娇小的苗女。但是这里的苗家女人的美除了这些,主要美在笑容,笑时不光齿白,眉弯,脸红,酒窝出,帽子动,整个人都合着山寨绿树的秀气和溪水清澈的美。惹得华诚高声赞叹:“清水出芙蓉,深山有美女啊!”也不顾土家族的美女同学丹玲和一路上我们都在奉承赞美的月明姑娘是否会有情绪。

    华诚是爽快人,很快就喝了三碗拦门酒,进去木楼前东瞅西看了。其实米酒很温柔很顺喉,我害怕米酒的后劲,竟至大胆想弄虚作假,喝了第二碗就说已经第三碗了,一位眼睛会笑的苗女拦住了我,径直说我造假,我一争辩,她就啧啧有声:“哎呀,男子汉大丈夫,喝个酒也不老实!”无奈,我端起那浅口瓷碗一股脑儿立起到嘴边,一半入口一半流进了我脖子里。等我一回头,看见白脸微红的华诚在跟一位高挑俊丽的苗家大嫂站着谈天,两人都露出畅意的笑,看来采访正入港。

    苗寨家家户户门口有李子树,李子已经饱满如鸟蛋,但尚泛青,不是品尝时节。仿佛是作为补偿,苗女们做起了糍粑,大湾苗寨还保持着那种原始的打粑方式,苗女把糯米碾起来,蒸熟,把木甑子搬出来,把粑槽翻出来,年轻男后生就开始举起木槌,凌空捶打起来,那糯米团便沾着木槌翻过来拧过去,不出半小时,糯米团就被捣得烂烂白白,小媳妇们取出来,大家一起围着做糍粑,这个飞一眼,那个笑一句,又是十几分钟过去,米黄色的糍粑就可以分给大家品尝了,一口咬下去,又粘又糯又细腻,加之齿颊留香。

    趁着大家还在地坪上品尝糍粑,我顺着门前石板小路下了吊脚楼,目的是随便溜溜。却在栅栏旁边遇上一穿红色上衣,黑色裤子,带着银饰帽子的苗家女子,我认出来了,就是刚在拦门酒上最起劲拦我给酒喝的那位,应该是个小媳妇,肤色白晳,体态婀娜而雍容。我想起了梵净山上的观音。

    她被随后过来的当地的一位作者拦在栅栏门边,说要给她照相。她紧紧地靠着栅栏门不说话。我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该作者应该也和我一样将此女子视为山寨尤物。她很温顺,配合我们的吩咐,把一个大片片的手机交给我,以便腾出一双藕臂,在栅栏边,或攀,或附,或举,或指,摆了很多自然的造型。倘在过去,她应该就是苗王的女儿。我真不敢相信,在年轻男女纷纷赴沿海打工的今天,在这片崇山峻岭中,在这个吊脚楼密集的山寨里,竟然还有这样的绝色女子留在山沟里。山沟沟里留住了金凤凰啊。刚好走过来的铜仁市文联调研员龙险峰跟我说,这不奇怪,这个山寨还有这样的女子啊,这都是山村旅游发展起来后的功劳。

    苗族长桌宴很快就开始了,三十几米长,米酒,烟熏腊肉,放了木姜油的豆腐,酸菜汤,神仙豆腐……村长在讲话,王祥夫在讲话,歌舞嗨起来,全是苗语,又到了跳篝火,要男的拉着女的手围着跑围着跳,圈子越拉越大,粗糙的手拉着柔嫩的手越拉越紧,拉着苗家妹子的细手跳,像抓到了一个山村民族的情思,心里也随着脚步声戚戚而跳……

    然后,长桌宴的人几乎走光了,文清丽走了,唐涓走了,龙丽英走了,刘照进走了,龙险峰走了,连贵州文友呼为酒友不醉不离桌的王祥夫老师也不知去了哪里。剩下鲁十三的赵瑜、鲁十四的卢一萍、龙志敏,鲁三三的周华诚、陈丹玲和我,还有小文青杨月明。长桌宴几乎成了鲁院校友的聚会。这时候只喝乳色米酒,吃酸菜汤。鲁院往事的回忆。我习惯在喝高时发几条微信,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有些平时不敢不好意思发的信息这时候有胆发出,坏事就是有时候会对自己发出的信息后悔。微信群上有同学说,我和华诚和丹玲的聚会是最浪漫的聚会。而眼前鲁院学长的回忆,那些堪称风云或者婉约的往事,这些只有在大湾之美中,在乳色米酒中才能唤醒。

    晚上再宿万福城,在微醺中睡下了。12点半,丹玲的电话把我惊醒,她的声音还是像在鲁院时期,像金丝鸟,温软而甜脆。她说,月明睡不着,想和你和华诚喝酒。并特别强调,她们过来也行。我正酒困,只想瞌睡,实在没办法过去。后来她说,给你开个玩笑,知道你和华诚醉了,怕你们有危险,所以来了电话询问。被她一扰,我就醒了,起来翻出背包内的《荒原狼》,黑塞杰作。在梵净山两天,自己仿佛有了狼性,潜伏夜行。便开始想象梵净山,甚至,想到丹玲,想到月明,梵净山下的女子,皎洁和温婉,禅意和友善。拉门而出,在观景阳台举头望月,搬来手提电脑开始写作《佛光月明照梵净》。写写,又望月,不知几点回房睡倒。

    第二天早上,我在早餐时看到了丹玲和月明,板起脸用责备的口吻说:“丹玲,你知罪吗?”她一脸懵然的问:“晓阳兄,我有何罪?”“你在十二点半打那个电话,骗我说你们因为寂寞都睡不着,要我过去或者是你们过来,跟你们喝酒,本来我想过去的,你又说仅仅是问候,搞得我后来到三点钟都睡不着。”她瞪大了眼睛:“有这么严重?那对不起啦,真对不起,我是关心你,怕你喝醉了有危险。”我换上一副宽容和欣慰的笑容说:“不过啊,我已经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她惊喜地问:“变成了啥好事了?”我说:“睡不着,我就拿起手机写呀,我已经将这次采风过程梳理了一遍,找到了一些闪光点,找到了触动点,想好了立意和题目,写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回去后不用多长时间我就可以写完整了。”“那太好了,你应该感谢我啊!”月明也放下筷子,雀跃拍掌说:“晓阳兄,也有我的功劳啊。”闹得旁边的作家们都转头看我们。

    盘信,别名又叫三宝。问是哪三宝,陪同的铜仁文联龙险峰笑说不知,当地村民也说不上来。于是华诚,丹玲,月明和我经过一番讨论后确定,梵净山,神仙豆腐也叫恋爱豆腐,还有女子,就是盘信的“三宝”。

    满家村,没有一个人姓满,不像南方叫什村什姓。据村长说,迁来时人烟稀少,人少,望家族兴旺,故取满家村。

    我们参观的地点叫石板苗寨,也叫兵马屯,依旧要喝拦门酒,听着那种好像阿拉啦啦的歌唱,人也被调得情绪高起来了,就装作很爷们一样喝酒。喝了酒进门就听到了鼓声、铙声和锣声,看到了祭神戏,在一张摆了猪肉、米饭和香纸的方桌前,看到了巫师穿着鲜红的法衣在专注地表演和喃唱,俄而拿着法器一丝不苟地做着某种程序,样子似邀请天兵天将,或者祭祀傩公傩母?继而挥剑怒斩……在千变万化的鼓点中,巫师的一招一式因应而生,在调动着我的潜意识,感觉雾气开始在寨子的背后山野乃至天宇间弥漫,一种神秘的气息在人的心底掀起波澜,似乎众神飞临,人在巫鼓中瞬间被感动,认可了眼前这种通向另一个神秘世界的仪式。

    更令人惊奇的是,巫师始终保持着一种激情,念着他的咒语,抿嘴而笑的姑娘,略显害羞的小媳妇。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那高高竖起起的木杆顶端上的牛角,祭神表演用的牛角号、尖刀,女人头上高戴的帽子,帽子上的银饰和衣服上的银饰,脖子上的两个银项圈,银耳坠,甚至,桌子上的猪肉、猪头、酒、香纸,巫师的法衣,等等,都已经不是它们的本指,这时全都是祈求的圣物,魅力和爱情的化身。

    一阵苍凉的牛角号之后,祭神活动结束。主人依旧要做糍粑。我自恃童年时代做过苦力,主动要举起木槌捣打石槽里的糯米,糯米真黏啊,黏得我扯不脱木槌,大家笑着。我在阿那美斯和他的乐队唱他作词的苗家待客歌《八大碗》里举起木槌,打了一槌又一槌。汗水淋漓的时候,我听见歌声在吊脚楼和树林之间萦绕飞翔。

    苗家女儿巧手很快就抟好了糍粑,用一簸箕端着,里面垫放了有金色“福”字的纸,糍粑沾了“福”字的颜色,正犹豫着,端着簸箕的苗族大嫂说:“放心吃,那颜色是蜂蜜干!”于是在一种也有自己的劳动成果心理中,拿起一只最大的糍粑,张口就咬。

    我去旁边的小路自由活动时,看到路面下有一条小河,河边有一间简易木屋,屋边坐着一位裹着包头布的老妇在举着棒槌洗衣服。看到我举着手机给她拍照,朝我咧嘴而笑,露出留有豁口的牙齿,面容却一副慈祥。

    回到木楼的空地前,一场以满家村的村长为首的活动也拉开了帷幕。村长叫石炳刚,一米六多一点的苗族娃子,时髦的发型,黒衫花裤,一副表演的派头。龙险峰告诉我,此小伙2010年毕业于铜仁学院音乐系,毕业后种植烤烟一百亩;2014年第九届村干部换届选举中当选为“满家村委会主任”,同年9月考为村幼儿园老师;2016年和几个学音乐的同学组建“阿雄部落”,主要作词演唱苗族音乐,原创歌曲有:《苗山情》《苗家八大碗》《山花情》《屯寨》《我家在贵州》《妑代闺》《我家住在苗岭上》《我的姑娘》《阿雄传奇》《用青春点亮梦想》《流浪的女孩》《幸福在一起》《山水情歌》,等等。他自己取了一个艺名阿那美斯。我问他唱歌的初衷,他说,我们苗民大多世代居住在大山里,以前我们人丁稀少,但是我们一直在这个大山里唱歌跳舞,过着自己独立而闭塞的生活。现在国家富强了,也关心我们的生活,我们苗民也想享受山外的文明,还想把我们民族的文明传播出去,让山外的人,让城里的人也知道我们的文明,我们的存在,因为我们也是国家的主人。

    长桌宴开始时,阿那美斯的四人乐队的歌唱也到了高潮,他们扭着摆着,拍着瑶鼓,弹着吉他,那种生命的律动和对生活的渴望在开合的嘴唇上呈现,在快活地摆动的手和踢蹬的双腿上呈现,也在民族服装上呈现。我以一个外乡人的眼光看,森林拢护的山寨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现代文明经过千山万壑的隔绝后,再次在这个乌托邦一般的世界里呈现。袅袅的炊烟,宁静的木楼,奔跑的小孩,嬉笑时民族服饰不断摇晃的女人,祭神的巫师,唱歌的阿那美斯,纷纷登场村寨的中心。我恍惚来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时代。

    离开兵马屯时,苗家女子纷纷出来相送。夕阳照在山边那些木屋黑瓦上,照在那堵古老的石砌院墙上,院墙下边,一条斜斜的青石板路被高及腰际的蒿草遮着,一排身穿红黑蓝花各种彩衣女子戴着银饰叮当的头帕沿着小路走下,一边走一边唱着拉长了调子的苗歌,还一边向我们招手……

    当晚再回万福城住宿。大雨刚晴,出来小走观月,观远处卧龙一般的梵净山,在水汽和月色里隐隐有光。睡至半夜,被野鸡的叫声惊醒,或者还有山妖像乌啼?撩开窗帘凝视,长长的声音穿透长长的夜晚和黑湾河水一样清澈的月亮,于是再度起来,在别墅阳台眺望黛黑色的群山,我觉得这半轮月啊,把整个梵净山都照亮了,梵净山下的各色人等,村寨,苗女,田野,山林,歌手,米酒,祭神,牛角,丹玲,月明……全在月里呈现,也在山下的月色里历历入目。于是确认,梵净山上有佛、有月,而佛里月里也有梵净山。

     

    作者简介

    梁晓阳,70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3届高研班学员。广西签约作家,北流市文联主席。主要从事长篇散文和长篇小说创作。在《花城》《中国作家》《天涯》等刊发过作品。主要著作有长篇散文《吉尔尕朗河两岸》《出塞书》等。获首届三毛散文奖。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