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梁书正‖群星建在屋顶(组诗)
    时间:2018年08月15日   作者:梁书正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群星建在屋顶(组诗)

    梁书正

     

     

    《我不知道泪水何时决堤》

     

    前几天携程亲子园

    今天红黄蓝幼儿园

    今晚一场大火十万人无家可归

    刚才我第一次打了小女一顿

    现在我不想说话

    这首诗也在忍着

     

     

    《微信说》

     

    一个微友正在庆生

    一个微友正在送葬

    一个微友正在赞流水

    一个微友正在哭青山

    还有很多人受困于日常琐事,低声诉说

     

    我从山顶归来,积雪漫肩

    因为从一个手机,我牵挂了人世

    因为有一些哭声,加深了我的担心

     

     

    《泥土颂》

     

    农人的脚掌沾满泥土,拔出来的萝卜沾满泥土

    干净的种子洒在泥土里,白云铺满水田

     

    没有什么比泥土更干净的事物了,洲上坪的人们

    把房屋建造在泥土之上,把神龛建在房屋之上

    把粮食挂上屋檐,把群星建在屋顶

     

     

    《在双溶滩》

     

    在双溶滩,我把泪水交给河流

    悲伤托付青山,我庸俗的肉体暂时安放于

    岸边的一把水草

    我要像水滴一样透明,瓜果一样安静

    当我牵着你的手,我就是翩跹的蝴蝶

    当你喊我的名字,我就是水面上欢腾的浪花

     

     

    《时光轴》

     

    昨日下午,新闻报道战火燃烧中东地区

    昨夜,网络传来哭墙与600万死难犹太人的事

     

    今晨,一场大雪覆盖祖国大地

    刚刚,我远嫁的表妹在乡下热气弥漫的炉火旁

    当上了母亲

     

     

    《冬至》

     

    大雪封山之日,我们正在装神龛

    积雪覆盖的大地那么静,屋里也那么静

     

    小女儿举起灯烛,照亮“天地君师亲”位

    祖父打开大门,放进远处那座

    高耸的雪山

     

     

    《给你》

     

    在青山之下,你谈到命中的悲欢

    如同微风轻抚的枝叶

     

    在河之畔,你说起人间的不幸

    如同那些幽静的流水

     

    在乡村之野啊,你落下的泪滴

    如同夜空闪烁的星辰

     

    在我的枕边,你画下的那些线条

    吻合我掌心秘密的纹理

     

     

    《平静》

     

    一个妓女点着烟,在我对面

    缓缓说着她的遭遇

     

    一个孤寡老人,在屋檐下

    反复指着远山的那小块土地

     

    一条江河流经小红的坟时

    卷起一些洁白的浪花

     

    一颗钉子朝墙上的星际图钻

    缓慢而有力

     

     

    《听堂弟语音有感》

     

    微信群里,点开堂弟发的一连串语音

    全是“呜呜呜”的声音,这情况已出现几次

     

    他在哪里呢?在做什么

     

    有点弱智的堂弟,一年级都没读完的堂弟

    母亲早逝的堂弟

    光棍一条的堂弟,年年外出打工的

    草籽一样飘摇的堂弟

     

    他在反复用这种呜咽,向我们诉说着什么

     

     

     

    《那些蝴蝶》

     

    大年夜从洗脚城下班的衣衫单薄的小妹

    为救治孩子从高楼飞下的母亲

    雪霜笼罩的大地,万物收拢羽翼……

     

    而此时,春天又近,繁花中有人悄然摁住

    秘密的笛孔

    阳光斑斓,蝴蝶翩跹

    只有尺寸的竹筒记住了人世的悲音

     

     

    《睡前书》

     

    迷蒙中,又听到夏天的蝉鸣

    田野里的蛙声,苞谷地里蛐蛐的合唱

     

    一声声,一片片,一阵阵

    风吹起稻浪,河水哗哗流走。高空中

    是薄薄而散淡的月光……

     

    我那俗世的肉体

    仍匐在人世上

     

     

    《青草漫过堤岸》

     

    深夜,突然想到乌鸦和人皮鼓

    乌鸦啄鼓面会是什么声音

     

    今晨搜人皮鼓

    居然有一只藏在铁瓦寺里

     

    第一次看到人皮鼓是在

    一个诗人写滇缅边界失踪的姐姐

     

    此时写人皮鼓

    江河平缓,早春的青草漫过岸堤

     

     

    《人世茫茫》

     

    怎么去形容一群人?一群蝼蚁?

    如果不是来到高处也看不到

    一群人,他们来自哪里,要去向哪里

    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也无法对话

    在这山顶之上,只见人世茫茫

    相似的风霜打在每个人的肩膀

     

     

     

    《终究无处下笔》

     

    想写老人:一个佝偻身躯推煤车的老妇就浮现眼前

    想写儿童:一双贫瘠而清澈的眼睛就进入脑海

    想写万物啊,万物都蛰伏在冰霜之中

     

    该写什么呢?一支有罪的笔,跌跌撞撞

    一张薄薄的草纸,满腔热枕,徒怀悲伤

     

     

    《鸽子和女人》

     

    女人在跳广场舞,鸽子在旁边觅食

    她们各做各的,有各自的快乐

    多少年了,这样的场景一直在上演

    这是一群生育过的女人,当过母亲的女人

    这是一群洁白的鸽子,它们代表和平,以素食为生

     

     

    《根茎颂》

     

    那些埋在土里的骨头啊

    根茎穿过它们

     

     

    《阁楼上的鸽子》

     

    在铺满灰尘的阁楼,我看到了

    洁白的鸽子

     

    它从哪里来?

    将去往哪里?

     

    和灰尘相处的鸽子

    是人间的一个秘密?

     

    ……鸽子停在那里

    不抖动,不叫唤

     

    像某种内容

     

     

    《目击证人》

     

    在梁子湖,水蛇一口咬住青蛙

    伴随着挣扎和惨叫,拖往了水深处……

     

    岸边,我们没有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每个目击证人,总是默不作声?

     

     

    《大雪》

     

    一切都静了。白茫茫的一片

    再也不用区分:穷人的屋顶、富人的屋顶

    好人的屋顶,坏人的屋顶……

     

    再也不用去想:动物们怎么熬过严寒

    谁去合上那些不肯闭上的眼睛

     

    ……这白茫茫一片呵

    一切真的静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风还不肯停止呜咽?

     

     

    《母亲越来越像个孩子》

     

    外婆不在后,母亲越来越像个孩子

    随便翻到一样物什会哭

    中秋节我们晚回一点会哭

    一个人待久了会哭

    她总是打电话,总是抹眼泪

    夜晚被她哭的亮亮的

    家乡被她哭的湿湿的

    她总爱到门前张望

    又会到火塘旁垂泪

    每一次她哭,河水就上涨一寸

    每一次她哭,秋霜就加深一层

    我的母亲,她真的越来越像孩子了

    她想的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

    她流的是天底下所有孤儿的泪

     

     

    《作于尖岩山顶》

     

    似笔的尖岩山在人间写划

    最贫困的梨子村划了问号

    巨大的河坝上划了破折号

    老寨那座坟山划了句号

    满身油污的疯子身上划了省略号

    它左一笔,右一划

    在我的掌心,涂了潦草的几笔

    在我的脚下,画下未知的道路

     

     

    《记友人语录》

     

    归乡给祖父迁坟

    已第三次了

     

    第一次建学校

    第二次建厂

    第三次建楼盘

    一次次往山顶迁移

     

    为什么活人看中的地方都是去处?

    为什么每个去处都高于人间?

     

     

    《途中所见》

     

    县际班车座位广告上写着

    “无痛人流,不要千元

    替你解忧,当即可走……”

     

    座位上,一位母亲正

    “咿咿呀呀”地哄着婴儿

    车厢多么安静,人间多么平和

     

    仿佛所有从这广告牌走失的孩子

    都在此刻

    获得母亲的抚慰

     

     

    《春日登高》

     

    方形的黄,方形的绿,方形的紫

    构成了春天的色块

     

    我们坐在山顶,春风吹拂衣角

    在这个美好的季节

    我不是看花,就是看你

     

     

     

     

     

    《春天近了》

     

    以为是坟包,近看却见一个播种的老人

    以为是一堆枯草,近看却缀满蓓蕾

    鸟雀从草丛中飞起,带着清新的气息

    新芽在枝条上生长,顶着缕缕春意

    那些春天的种子,正在一个人荒芜的心间

    次第开花

     

     

    《溪边独坐》

     

    想到一个受苦的人,雨滴落满山间

    想到流走的岁月,逝水正在匆匆

    想到苍凉的人世,草木低垂,雪花纷纷

     

    一个溪边的方寸之地,隐藏辽阔的悲伤

    一个折叠的人,怀着深深的印痕

     

     

    《我们都在经历悲剧》

     

    一匹从工地下来的

    白色鬃毛的马

    和一个从饭局归来的

    满身酒气的人

    相遇在窄窄的道路上

     

    他们互不相让,他们死磕到底

     

    没有人知道,一匹马

    是怎样穷尽一切

    想从一个人那里找回草原

     

    一个人,是怎样

    歇斯底里

    想在一匹马的背上摘下星辰

     

     

    《在钟佛山顶下棋》

     

    前面是县城,身后是庙

    两个沉默的对弈者

    移动着各自的黑白子

     

    总是不断挣扎

    总是努力拼杀

    总是走入困境

    总是出现残局

     

    宛若人世的棋盘

    呈现人们各自的命运

    类似骨灰瓮的棋盒

    装着的是

    全天下人的哭声

     

     

    《途中所见》

     

    县际班车座位广告上写着

    “无痛人流,不要千元

    替你解忧,当即可走……”

     

    座位上,一位母亲正

    “咿咿呀呀”地哄着婴儿

    车厢多么安静,人间多么平和

     

    仿佛所有从这广告牌走失的孩子

    都在此刻

    获得母亲的抚慰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