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卢一萍‖松桃遇故人
    时间:2018年11月22日   作者:卢一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松桃遇故人

    卢一萍
     

    我鲁迅文学院的同学龙志敏远看像贺龙元帅,他立在那里,像一截钢桩。这是我在他家乡松桃第二次见他。第二次踏上一片异乡的土地,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我在仲夏时节,的确站在了这块被浓绿覆盖的土地上。上一次到松桃是在去年年末,当时受龙志明邀请,来给这里的文友讲小说的虚构。当时住在县城,面貌与其他城镇差异不大,懵懵懂懂,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身处苗疆。只是在想,这就是我老哥龙志敏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了,看上去还不错,牵挂多年,可以放心了。时隔半年,小说家冉正万邀我再来,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内心深处,我不只是想来游玩,再见故友,其实是要寻找另一种东西。

    多年前,我还在新疆,回家过年春节祭祖时,我第一次细看高祖墓碑上的铭文,发现自己原乃“苗裔”,颇为震惊。这件事我祖父和父亲都没有告诉过我。他们可能忽略了这个名词。站在高祖颇为威严的墓碑前,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身上流淌的血液的响声似乎都已不同,我成了一个新的人。此前,我从未想象过自己身上混着血。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正是混血使我有了今天的样子。但这样一个明确的说法,我还是有些疑惑,所以此后每次祭祖,我都要把墓碑上“苗裔”两个字打量一番。墓碑的石头已在岁月中风化,字迹已开始漫漶。漫漶之处如锯末一般。若干年后,它可能被时间抹掉,这个词从此消失,如果不是我偶然发现,这个家族可能再无人知道。

    我曾用“苗汉后裔”介绍过自己,我知道自己是众多少数民族中的一个,自此便有了个体之外的另一种孤独。我开始关注苗族,了解过她的历史、风俗、生活习惯,揣测过他们生活的地方——苍郁的群山之巅和奔腾的江河之畔有他们富有特色的家园、寨碉;他们史诗般的迁徙之路,他们的彪悍不屈,他们的起义和抗争,他们的歌声、传说,他们的服饰……都与我有了关系。我逐渐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但我的川北老家,已没有“异族”这个概念。我与苗疆既隔着文化的距离,地理上,也隔着万水千山。

    我来的松桃是苗人的故乡,算是我血脉的回乡之旅。我猛然身处其间,感觉时空飞速流转,难以适应。

     

    松桃地处渝、湘、黔交界处,乃黔东北门户。这是一片金属般的大地——它的确富含金属矿藏。这里民风剽悍,英雄辈出,曾充满金戈铁马的味道。这里自古难以驯服,曾使明、清两朝寝食难安,万历至明光宗时期,从铜仁滑石的亭子关起,北到花垣喜鹊营,顺湘黔边境修筑了一道苗疆边墙“南长城”,长300余里。长城以西划为难以治理的生苗,三里一哨、五里一碉,十里一营,曾在松桃县境设40余营堡,康熙年间达50余个。这里重英雄,多猛士。清朝曾出武举人36名,出过一代名将杨芳;民国年间从武之风尤盛,进过黄埔军校的达114人,在国民军中任军、师、团以上军官的,可组建完整的两个军的建制。其中翘楚是24岁就当师长、后升为陆军中将的罗启疆。自八年抗战期间,松桃一县共抽壮丁7127人。抗美援朝战争中,全县90名青年参战,牺牲56人。

    欧百川还是个打响南昌起义第一枪的人。他的故居还在。一个颇小的四合院,木质结构。屋上的瓦似乎还是一百年前的。再往前,就是麦地营。过去千里南方长城的一部分。唯一的汉族村落,明时军眷,后来的居民,在苗汉对立、征战之后,他们如何在敌人的虎视眈眈中幸存下来,的确是个难解之谜。他们要么是赖于朝廷的保护,要么是赖于敌人的宽容,我想,后者更为重要。

    铁质在他们血液里流淌,听得见钢铁在他们血脉里的撞击之声,这使我对松桃有了一种久违的亲近感。我似乎找到了再来松桃的理由。

    这次住在盘信镇旁的万福城酒店。行程也都在盘信。老屋村凉亭坳、柳浦村欧百川故居、六塘村油茶基地、大湾苗寨、满家村屯寨,形迹都在乡村,内容却异常充实。好几顿饭都是和乡亲们一起吃的,听他们唱情歌,击花鼓,跳傩戏,赏刺绣,特别有意思的是,第一次过了“四月初八”苗族年。一个乡镇的历史和传说都是再微小不过的,似乎也只属于当地人,但它更鲜活,更有生命力。我把它视为亲近泥土的旅行。能以这种方式感受一个地方一切,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旅行。但我尤为关注的,是这里的人。我发现这里的人刚烈、勇敢,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杨芳和欧阳华坤两将军都在我生活过二十余的新疆建立过功勋。

     

    我读新疆的史料时,就知道杨芳。他生于1770年,家贫,好读书,喜习武,十六岁时未考取秀才,迫于生计,投身行伍,十年间默默无闻,难有建树。直到乾隆六十年(1795)在镇压湘黔苗民起义时,始崭露头角,获得尤能识人的杨遇春力荐,提为台拱营守备。此后随军远征鄂、川、陕、甘等省,清剿白莲教义军,每战皆为先锋,以军功赏戴花翎,擢升下江营游击。嘉靖五年(1800)四月,在甘肃截击义军杨开甲、张天伦部,生俘头领王鸿儒,斩杀杨开甲,深受嘉靖帝赞赏,赐“诚勇巴图鲁”,升广西新泰协副将。八月,在甘肃成县、阶州清剿“黄号”义军,杀义军将领伍金桂、宋国富。次年,继续在陇州、固原、紫阳等地追击义军,生擒义军头领数人,升任陕西宁陕镇总兵。嘉靖八年(1803),奉令截击终南山义军余部不力,朝廷斥他玩忽职守,摘去花翎;次年三月,他设防使义军未能突破汉江防线北进终南山,因而受赏,把花翎有给他戴上了。1806年初,调任固原提督。不想七月宁陕镇发生兵变。他闻讯带领千余步骑兵前往,激战通宵。他知道叛军能征惯战,武力难以镇服,便以招降为策,单骑前往叛军兵营,先讲朝廷恩威,再叙私谊大义,声泪俱下,叛军归顺,兵变平息。但朝廷却认为他对士兵宽待骄纵,撤销他一切职务,充军伊犁。次年被释放回籍省亲。1810年三月,朝廷念其功勋,撤销所有处分,特此三品顶戴,委广州历翼镇总兵,并招进京觐见皇帝。十月,调任西安镇总兵。1813年十月,李文成、林青天理教起义,她亲率三百骑兵冲出北门,攻入义军盘踞的司寨堡,李文成不屈自焚,义军伤亡两万余人。次年,在陕西征剿张占鳌、龚贵起义,三败义军,阵斩张占鳌等人,调汉中阵总兵。1815年,升甘肃提督。道光元年(1821年),调任直隶提督,1823年,调任湖南提督,1825年,又调任固原提督。

    由此可见,他是在镇压叛乱者的战斗中,因军功屡获升迁的。从他所参加的战斗中,也可看出他舍命,勇敢,有谋。从而看出他的血性。

    道光六年(1826),张格尔在英帝国的支持下,欲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求助浩罕,起兵侵犯新疆,相继占领喀什、英吉沙、叶城、和田等地,烧杀奸淫,四处劫掠。杨芳奉令随陕甘总督杨遇春率陕甘兵五千驰赴哈密,火速进疆征讨。不久道光帝命大学士长龄为扬威将军,杨遇春为参赞大臣,会兵阿克苏进剿。十月,杨芳领兵涉沙漠、越隔壁,一鼓作气,攻下柯坪,首战告捷。随后与长龄、杨遇春三路夹攻,收复伽师、阿瓦巴特,擒斩数万。次年二月,追至距喀什噶尔十余里处,张格尔倾其兵力抗拒,列阵二十余里,刚好遇到沙尘暴,前队迷路,没有赶到,长龄准备退兵十余里屯驻,待兵马齐聚后再进攻,杨遇春认为不可,说:“天赞我也,贼不知我兵多少,又虞我即渡,时不可失!且客军利速战,难持久。”杨芳率千余骑绕趋下游牵制敌人,杨遇春率大兵趁沙暴速渡上游,炮声与风沙相并,乘势冲入敌阵,俘获张格尔的侄儿和安集延元帅推立汗等四千余人,收复喀什噶尔。二月二十七日,杨芳率兵六千,相继收复了英吉沙、叶城、和阗,道光帝赞他调度有方,指挥出色,授乾清门侍卫。其后,杨遇春奉诏入关,杨芳代理参赞大臣,率兵八千屯守边疆,增设防兵,筹兴屯田,减免商税,改筑喀什城,革除陈规陋习,制定伯克补缺章程等事宜。十二月,他定计诱敌深入,用重金收买密探,四处散布说清兵全撤,喀什空虚。张格尔在浩罕闻讯大喜,亲率步骑五百,于二十七日由开齐山偷袭喀什,受到当地维吾尔族人的狙击,欲折返窜逃,杨芳率清兵连夜追击,疾驰一昼夜,追至喀尔铁盖山,生擒张格尔,歼敌殆尽,道光帝闻捷大喜,下谕宣示中外,封他为三等果勇侯,赐紫缰,赏戴双眼孔雀翎,晋升为御前侍卫,加太子太保衔,像绘紫光阁。1829年,他应召进京,道光帝召见二十余次,晋封二等果勇侯、太子太傅,准许在紫禁城骑马。次年,他六十寿辰,道光帝又亲自书写“酬庸赐羡”的匾额和“福寿”二字赐之。1831年,回固原继任提督。

    1833年,四川清溪、越西、峨边的彝族起义,杨芳调任四川提督,采取招抚与镇压兼施的手段,使起义暂为平定,被晋封为一等果勇侯。但次年,彝民再次起义,事态扩大,他被撤掉御前侍卫和提督职务,降为二等果勇候,以总兵调甘肃后补。他忧闷在胸,闲居府中,整理自己多年来所写的诗词、笔记,撰写《果勇侯自编年谱》,记述四十多年四方征战的经历。十五年,他告假回松桃,在土屯建造侯爷府,倡议和指导增修松桃子城。1836三月,湖南镇竿(今凤凰县)发生兵变,他被任命为镇竿总兵,迅速平息了兵变。1838年,经湖广总督林则徐力荐,他被提升为广西提督,同年,又调任湖南提督。

    1840年六月,英帝国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次年正月,道光帝下诏对英宣战,命御前大臣奕山为靖逆将军,杨芳和户部尚书隆文为参赞大臣,调兵开赴广州。英军闻讯,立即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于二月底攻占广州横挡、虎门和乌涌炮台,将军舰开进广州内河,钦差大臣琦善畏敌主降,撤走二沙尾要隘守军,与英方草签了赔偿一千二百万两白银和割让尖沙咀等地的《戟兵条款 》。三月五日,年已七十的老将杨芳率数千湖南兵先期驰达广州后,不同意赔款割地,致使《戟兵条款》无效。他积极主持和筹划抗英战事。十六日和十八日,英军两次进攻凤凰岗,他亲自督战,击沉敌船两艘,炸死英军二百余人。英军请求停战通商,他与林则徐等人商议,鉴于炮台已失,险要已撤,大军未至,武器不足,决定在英军退出虎门和不带鸦片入境的书面保证后,接受了英方请求。为此,他受到道光帝“迁延观望,有意阻扰”的斥责,受了革职留任的处分。杨芳利用休战之际,加强防务,积极备战。五月二十四日,英军大举进攻广州,杨芳率清军登城固守,冒着枪林弹雨,指挥战斗。而御前大臣、靖逆将军奕山在巡抚衙门吓得面无人色,令下属在城楼高悬白旗,签订了《广州和约》,清军根据合约退至离广州六十里的金山驻扎。杨芳痛心疾首,仍留守广州,加之六月在骑马出城巡察营汛炮台时不慎失马受伤,重病卧床。道光帝批准他会湖南提督任所治病。

    1843年,杨芳从湖南告老退职还乡,三年后病逝于松桃土屯家中,谥号勤勇。

     

    也就在杨芳建功立业之际,在松桃盘信镇欧阳华坤出生。杨芳去世那年,欧阳华坤十一岁。他后来也与新疆产生过关系。欧阳华坤也出身贫寒,少时读书,以家贫废学,只好致力练武。十九岁时,祖母及父母相继去世后,把弟妹寄养在伯母家后,便仗剑从军,十余年间,转战湖北、安徽、江苏等地,智勇兼备,屡立战功,先后升任副将、总兵、提督等职,赏瑚松额巴图鲁名号,并荣封上三代一品珍衔。

    1868年,欧阳华坤因伤请假还乡,居家不问外事,专练书法,喜书大楷“虎”字,字五、六尺,笔力劲绝。1876年,华坤四十二岁,清廷知他伤已养好,年尚富强,即召去甘肃军营待任,命其负责解送军队被服到新疆的叶城、和阗、喀什、英吉沙等南疆八城。因为以往执行这项任务多所遗失,无一不受到谴责,所以这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差事,他率部行程万余里,往返六个多月,历经艰辛,最后万全以归。1882年冬,欧阳华坤被派驻守甘肃金塔,他善建筑,勤操练,谨于侦察,严于守御,军纪威严,赏罚分明,不两年,使金塔壁垒一新,被陕甘总督保列军政一等。但非常可惜的是,1888秋,他因积劳成积,旧伤复发,医治无效,病逝于军营中。迎丧回籍后,安葬在盘信街头的将军山上。

     

    4月21日,我们走了抗战公路。一路风景很好,当年这是条险途,现在已是水泥路。一路人少,只看到了几头在公路上闲逛的黄牛。在最险要的半边桥,躲避空袭的设施至今仍在。盘信也是铜仁作家龙险峰的家乡,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知道修路者多为当地民工和囚犯,死者甚多。路修通后,一些当地人以劫此路过往车辆为生,所以途中哪里是当年当地乡亲抢劫过路车辆的地方,哪里发生过贵州军阀间的战争,一碗水保障了多少民工的生活用水,他都一清二楚。

    离开松桃的前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就是苗族古歌所载,苗族英雄战死于格鲁格桑的日子。格鲁格桑就是现在的贵阳喷水池一带,每年都会有周边的苗民云集于此,跳花、祭祖、缅怀。事实上,在城市化进程越来越规范的今天,很多多元的东西在被稀释,人们的记忆也终将被冲淡。如果在我们这代人身上,都不能坚守一些仪式,那么到我们下一代就没有人记得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了。

    一个英雄的真正死亡,莫过于被遗忘。好在在松桃,这些猛士、这些英雄们,还被人铭记着。所以,面对故人,我心中的愧意要淡一些。而之所以产生这种情感,我是情不自禁地把这里当做故乡了。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