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徐祯霞‖乡间蛇事
    时间:2018年11月26日   作者:徐祯霞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乡间蛇事

    徐祯霞

     

    与人比高的蛇

    生活在农村,与蛇相见和相遇是在所难免的,有草有树有土地的地方,都会有蛇,你想见它,会不期而遇,不想见它,也一样会不期而遇。在山间干活或农耕的时候,难免会遇见蛇,胆大的人,会拿着棍子吓它走,胆小的人,只有望蛇而逃,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在农村,有几种说法。有人说,蛇是小龙,见了蛇,会走好运。有人又说,蛇是厌物,见了会走霉运。对于蛇,所有的说法,都是来自于大人们的世界。大人们的经验,让我知道蛇有两类,一类是有毒的,一类是没有毒的。有毒的蛇多生活在茂密的丛林中,比如说眼镜蛇,在我们村庄周围的蛇,多是没有毒的蛇,当然,或许也会有毒的,我们不认识,不过,还是要注意,因为毕竟蛇的种类多,而大多数人也不敢与蛇亲密接触。对于蛇,多是远远地观望,并不知道它的个性习性究竟怎样,哪一类是人类的朋友,哪一类又是人类的敌人?它对人类有着怎样的危害?说不清的。

    因此,对于蛇,我天生有一种恐惧。

    而在农村,跟蛇相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我们在种地的时候,我们在打猪草的时候,我们在山间闲逛的时候,我们在做着杂事的时候,一不留神,甚至会挖出一窝小蛇,又一个不留神,说不定蛇就会从你身边,从你面前“哗”的一下如箭一般的穿过,你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蛇又无影无踪,蛇是跑了,可给人吓得半天惊魂未定。这样的时候,我们多是要回家对大人说的,大人听了,总会说一些好的话,说蛇见人跑了,是好的,说明人要走好运,因为嘛,蛇是钱串子,见了蛇,肯定会人财两旺。还有人说,做梦遇见蛇也是好事,梦见了蛇,会有好运来临,便有人说,做了个蛇的梦,便做什么事都能成,灵验得很,说得神乎其神。就有一些人也跟着相信了,尽管在生活中都是惧怕蛇的,但是又常常希望会在梦中梦见蛇,给自己带来好运和吉兆。

    梦见蛇,见了蛇,只要蛇不惹人,都是好的,不会给人带来危害。相反,在人们的常规思维里,觉得还是好兆头,预示着人的好运来临,蛇嘛,是小龙,龙是神物,至高无尚,可以掌控天地两界,能遇见蛇,都是吉人,一般人,可不是随便能够遇见的。因此,在农村,没见过蛇的人没有,但能够常常见到蛇的人亦不多,一般的人,一生,也就能够见到十多次的蛇,要说多,确实也是不多的。

    总之,蛇与人,总是有距离感的,人们怕它,又敬着它,就跟叶公好龙一样,喜欢龙,只是给满屋子里画的龙,贴着龙,可是当真龙来了,他又吓得不行,躲到桌子下面,不敢跟真龙直面相见。多数人对于蛇的心理,就跟叶公好龙一样,他们希望蛇能给人带来好运,又害怕蛇真的介入自己的生活,这让他们又会惊慌和无措。

    蛇与人和平相处,互不相扰的状态是好的,但蛇与人比高,一争高下,又是不好的,这是人最忌讳的。

    而人对付蛇的办法,就是你高,我比你还高,更高。汪国真说,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人怎样同蛇比呢,人走路是靠脚,再长的路都是靠脚走的,脚上穿的是什么呢?是鞋子!让鞋子比蛇高,人不是就赢了么。于是,蛇与人比高的时候,人就会脱下自己的鞋子,扔向高空,能扔多高就扔多高,那得看人的本事和能耐,扔过了蛇,就表明人赢了蛇,大吉大利,啥事没有,扔不过蛇,就自认晦气,这于人来说,是很受挫伤的。

    以前,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蛇都是在地上爬的,上树干嘛,为什么要上树,它又真的能上树吗?可蛇,真是会上树的,它就凭着摇摆的身子,能够迅速地爬上树,而且速度还很快,身子直扭直扭,几下就爬上去了。不是亲见,我还真有点不相信,见了,我才知道,蛇虽然没有脚,但仍是一种很灵活的动物,它能打洞,能穿墙,能上树,能下河,能够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有草木的地方恣意胡跑,实是令人望而兴叹,它在自然界中的游刃有余,估计是很多动物所不具备的。

    见到蛇与人比高,是在春天的一个上午,那天,母亲让我和村里的一个大姐去打猪草。我们来到离家很远的杨树沟,大姐说,那个地方猪草好,我们去,肯定每人都能很快地打上一大挎篮,当然,大姐是成年人,对村里的状况熟悉,说的肯定没错,大姐说去哪,就去哪吧,我跟着走就是了。我们来到杨树沟,一会儿就打了一大挎篮猪草,我们正坐小溪边,打算喝点溪水,解解渴。大姐一抬头,望着一棵树对我喊了起来,哎呀,不好,有蛇,蛇在上树,蛇和我们比高呢!我举头一望,蛇,真是蛇,那是一条手腕粗的蛇,也不知道是我们的出现吓着了草丛中的蛇,蛇见了我们就赶快逃上树,还是蛇本身就在上树,恰巧被我们发现了,反正,我们是遇上蛇了,而且大姐还非常肯定地说,蛇在跟我们比高,接着,大姐又吩咐我,赶快,赶快,将鞋子脱下来,扔到空中,一定要用劲地扔,要扔得比蛇高,要不然,人会倒霉的!我一听,吓得脸面失色,忙听从大姐的,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使劲地向高空扔去,扔过了蛇的高度,然后鞋子又从空中落下了,我们又各自捡回自己的鞋,穿上。大姐说,快走,快走,不要在这儿呆了,一会儿蛇下树了,就麻烦了。于是,我们连忙背着猪草风一般地跑了。

    一边走,我还一边问,蛇真有这么可怕吗?大姐看看我,反问,你不怕蛇吗?我怯怯地说,怕。那就对了,倘若蛇下树了,见我们比它高,生气了怎么办,再或者一下子跑到你跟前,你咋办,咱又不会逮蛇,不管它咬咱不咬咱,就只是从咱们面前一过,碰一下我们的脚趾头,就能给我们吓得半死。我连连说是。

    在我的人生中,这是唯一一次见到蛇上树的,但这一次,也足以让我刻骨铭心。

     

    吃掉燕子的蛇

    我家的老屋是那种四合院式的房子,土木结构,前面有一个很宽畅的院子,几家人共用,院子朝阳晒暖,而且热闹。

    母亲是一个农民,却是一个崇尚自然的人,她喜欢养花栽树,院子里不大的空间,被她栽上了指甲花、太阳花、洋牡丹、夜来香、马杆花,以及石榴树,还有一株干枝梅。这些花一年四季,次第开放,让我们的小院总是花香扑鼻,散发着春天般的芳香与美好。

    我们家的屋后是一片山,也是我们的柴山。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有情趣一些,母亲在屋后栽下了一片竹子,迎春花,还有一排的石榴树,因为这些美丽的植物,便招来了一些雀鸟在此栖息,年复一年,这儿便成了它们的固定的家园。它们在这儿自由地歌唱,自由的飞翔,自由的生活。而我们家的人,从来不会伤害它们,从没想过要吃它们身上的肉,也没有想过要将它们据为己有。它们属于山林,我们与他们快乐的相伴就非常好了。

    记得某年春天,来了几个外地人,说是要逮我们山后的画眉,同母亲谈价钱,一百元一只。在那个一块钱能买一斤鸡蛋的年月,母亲竟然断然拒绝了。母亲说,你们以后不要来了啊,这画眉是我们家的,不许你们逮。事后,母亲说,画眉是益鸟,这叫声多好听啊,清脆婉转,它在山上自由地飞翔,自由地唱歌,多好,干嘛非要给那些人拿去卖钱,将好好的鸟儿关进笼子里。

    在幼小的年龄里,我并不知道保护动物的意义何在,但是母亲的举动和所作所为,却令我肃然起敬。母亲虽是一介妇人,也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她却用她最纯朴的心在与自然和谐相处,自觉不自觉地维持着生态平衡,可能于她来说,这根本就是无意识的,可这种朴素的纯朴的行为却又是难得的与可贵的。

    我们家周遭的环境在招来画眉的同时,也招来了燕子呀,喜鹊呀,它们一天叽叽喳喳,不停地鸣叫,母亲从不嫌它们烦,也从不驱赶,并且还主动承担起保护它们的角色。

    由于我们从来不伤害它们,燕子便壮着胆在我家门前筑了窝。燕子的窝是用泥一点一点地筑起来的,看着它们每天一点一点地衔泥垒窝,便觉得它们有点像建筑师般的伟大。人类用自己的智慧盖房子,而燕子衔泥,也能筑出自己精致漂亮的小窝,这一点,与人类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空中悬挂的窝,竟然也能承受两只燕子的重量,可见,这种建筑不仅智慧,而且技术含量也是很高的。

    这两只燕子要么是夫妻,要么是恋人,春天,它们来的时候一起飞来,秋天,走的时候又一起飞走。燕子是候鸟,每年冬天要回南方过冬,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就又飞回来,而它们每年飞走,又能够顺利地飞回来,而且找到自己的老巢,这一点,还真是挺厉害。我们不知道燕子是凭什么认路的,但是燕子总能准确无误地飞回我们的家,仅这一点,就让我们对燕子敬佩和喜欢不已。

    每年见到燕子回来,我们都高兴得欢呼雀跃,望着燕子窝兴奋好半天,就像是自己的好朋友或者是亲戚来家里了一样,母亲为了表达自己的欢喜,就会洗净一个小破碗,装了水,放在门前的大石头上,没人了,燕子好自己去喝。

    很多年间我们和燕子就这样共生共栖在一个屋檐下,这个屋是我们的屋,也是燕子的屋,燕子以此为家,不远千里,年年回来,在这里住上半年,然后,天冷的时候,就又回到南方。就凭燕子的认真与执着,我们也已经将燕子当成了我们的家庭成员,它们在我们家,我们总会莫名的愉快,它们不在我们家,我们就又会盼望着,等候着,不断地说起,等待着它们的归来。

    而燕子,总没有辜负我们,也没有朝三暮四,易他为主,这让我们在心理上跟燕子就愈发亲近,对它在乎更多,没有它们日子一样地过,但有了它们,我们的生活就会增添很多的乐趣。这两只燕子每年春天飞来,秋凉后飞走,它们走了之后,我们依然将它们的窝保留着。来年它们回来了,再修修补补,衔些草枝和泥巴,又是一个新窝。好多年,燕子就这样和我们一起共生共栖着,愉快地共处,且相安无事,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的一件意外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我们家门前的燕子窝里。

    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们一家人都拿着碗坐在院子中间吃中午饭,突然,不知是谁看到了空中吊着的一条蛇,连忙惊呼,哎呀,你们看,蛇,蛇在空中。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可不是么,不得了呀,真是蛇,蛇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呢?蛇掉出来的地方恰是燕子的窝,蛇跑到燕子窝去了,蛇要做什么呀?我们不由惊恐万状,担心不已。蛇跑到燕子窝,肯定是要吃燕子,还能有什么好事?可最让人惊骇的是,燕子刚刚下了一窝小燕子,小燕子身上的毛还没有长全,还不能独自飞翔,它们现在还正在窝里呢,倘若蛇伤害了小燕子,吃了小燕子该如何是好?可是任谁也没想到,平时老在地上爬行的蛇,竟然爬上高空钻到燕子窝里去,燕子有没有受伤或者说是受到伤害呀?显而已见,小燕子受到了伤害,伤害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不确定,但是我们已经见到了蛇嘴边的燕子毛,母亲和我们这些小孩子都有点手足无措,面对这无厘头的蛇,不知如何是好,这可恶的蛇,怎么会吃燕子,简直是黑了路了(当地的方言,穷途末路的意思),可是,我们都不知如何是好。邻居的一个哥哥见状,急忙拿起一根竹竿,对着蛇尾巴一拍,啪的一下,将蛇甩到了地上,蛇欲逃跑,那个哥哥两竹竿拍过去,几下将蛇打死了。当然,这条打死的蛇,我们谁家也没有动吃它的念头,我们将它扔到臭水沟里去了,以示我们对它的憎恨和惩罚。

    蛇被打死了,我们赶快找了个高凳子,探头到燕子窝里一看,燕子窝已被蛇搅了一个大豁口,里面一只小燕子也没有了,只剩下几根燕子毛。我们都痛惜不已,惋惜不已,这几只小燕子到底被那贪吃的蛇给吃掉了。燕子,这样可爱的鸟儿,却不想,横遭毒口,被一只偷偷爬进燕子窝的蛇吃掉了,这该是一件多么残忍而又不可原谅的事啊。

    燕子的爸爸和妈妈回来了,围着燕子窝来回地打转转,发出悲哀的嘶鸣,它们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其实它们看到燕子毛,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它们仍是不甘心,一直绕着燕子窝飞来飞去,来回地盘旋,我们看了都很难过。母亲说了小燕子被蛇吃的事,而我们也已经将蛇打死,只是不知燕子是否能够听懂?

    一直到下午,天快黑了的时候,两只燕子才呜咽着飞走了、它们知道,它们的孩子再也找不回来了,然后才双双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自那年以后,这两只燕子再也没有飞回来过。

    可那一年夏天的中午,蛇与燕子的事,在我的脑海中成了一个永远抹不去的片断。

     

    钻进闺房的蛇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因为没有亲见,所以权当故事说给大家听。

    一户人家养了个女儿,女儿生得极为标致,父母及其两个哥哥皆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不知不觉,女儿已经到了二八年华,上门说媒的人踏破门槛,选来选去,挑来挑去,父母为她选定了一家读书人,希望女儿能过上一个有质量的雅致的生活。

    一家人都在忙着女儿婚嫁的事,家里请了木匠,请来了银匠,打嫁装的打嫁装,采买的采买,置办嫁衣的置办嫁衣,一家人忙得热火朝天,欢天喜地。

    女儿知道自己要出嫁了,嫁的是体面人家,又是自己能相得中的人儿,亦是万分高兴,待字闺中,只等着好日子到来,新郎敲锣打鼓来迎娶自己。

    某一天,晚间,女儿与父母一起坐了许久,当然,这中间有说家事,更多的是说女儿嫁娶的事,一家人说来又兴奋又激动,不知不觉,夜色已深。

    女儿洗漱完毕,回房歇息。掀开被子,正准备上床,却发现床上卧着一条蛇,蛇卷曲在床中间,盘成一个大饼,像一个茶盘。女儿一见,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大叫,蛇,蛇,蛇,床上有蛇。她的惊叫声惊动了家人,她的两个哥哥箭步跑了进来,母亲和父亲随后也跑了进来,众人见床上果真盘着一条蛇。蛇见众人来,也并不跑,仍静卧在床上,好像熟睡了一般,见此场面,都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大哥说,趁蛇睡着,赶快找个袋子给装了!老二说,是,赶快去取了一个布袋子。兄弟俩将熟睡的蛇装进了袋子里,望着袋子里的蛇,两兄弟说要打死,这大个蛇,还能美美地吃上几顿。老夫妻俩说,不能打,女儿马上要结婚,蛇是神物,打死了会不吉利的。于是,众人一起,将蛇拿到离家几里远的山林中给放生了。

    这个故事,有些离奇,有些骇人听闻,我听了似信非信。说信吧,实在是有点太惊悚人,说不信吧,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前人家的窗户,就包括现在,农村仍有这样的窗户,木头的,玻璃的,窗子都没有纱网,当然更不排除那种方格子纸糊的窗户啦,推开窗子,蚊蝇鸟雀,什么都能飞进来。记得我家里就曾飞进来过一只小黄雀,在我们的房间里来来去去飞不出去,它估计不知道它是从哪儿飞进来的,飞进来之后,就四处乱飞,四处碰壁,后来,我们将它逮下,又从窗户上将其放飞了。

    女子闺房里的蛇不排除是从窗户上爬进来的,爬进来之后,溜到了床上,被子里暖和,蛇就缩在被子里享福,这一享福,就睡着了,以至于该女子睡觉时发现床上竟然有蛇,出现了如此骇人的一幕。

    但也有人说,没这么简单,蛇不去东家,不去西家,却偏偏去了一个待嫁的漂亮女子家,一定是这蛇相中了这家的女子,不想让这女子嫁作他人妇,提前赶来与女子相会,以作天人之合。听到这话,我不禁呵呵发笑,这让我想起了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这是一个神话传说,而在现实中,还真有人蛇相恋的事吗?人蛇相恋,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而哪个女子又有勇气去接受一条蛇的爱恋,这样看来,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但就有人说,别大惊小怪,还真有女子生下蛇的事情呢。那该是怎么样的一个让人吓破了胆的后怕事。当然,说女子在怀蛇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以为是怀了小孩,还满心欢喜,没想到,生下的竟然是一堆蛇,这让自己后怕不已。

    那蛇是怎么生出来的呢?有人说,这是因为一些女子晾晒内衣时不注意,夜间露放在外面,不往回收,蛇跑到上面,分泌了精液,女子又穿了蛇分泌精液的内衣,于是,就怀孕了,怀了一肚子的小蛇,却不自知,便有了人生蛇的事情,这事听来实在是荒诞离奇。

    对于人生蛇,这事,我是不太相信的。因为,毕竟不是一个物种,又如何能如一个物种间一样,发生性繁殖呢?这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而这种事之所以能够流传,不过是坊间传说而已。蛇是变温动物,误入人的房间,也不过是贪恋人床上的舒适与温暖,起初它的本意,也并非想吓人,或者说是对人有什么贪恋的企图,更甭说想将一个女子据为己有。聊斋里人妖相恋的事很多,这都是蒲松龄杜撰的故事,表达自己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而这些动物和植物,之所以跟人相恋,是因为它们已经修炼到家,成了神,成了精,能够物人两化,将自己变成人形,来完成与心仪的人的爱恋之情。单纯的一条蛇,它是无论如何不能够让人产生爱情的,因为产生爱情的前提是需要荷尔蒙,没有荷尔蒙,人是产生不了爱情的。

    听了这个故事,给我最大的启发是晚上一定要关门锁窗,不让别的生物或者是动物跑进我的房间里,让人有诸如此类的干扰和惊吓。同时,我还让母亲给我钉了纱窗,因为在我家的屋后,也有一片竹林,说是竹林极容易藏蛇。不过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竹子是蛇的舅舅,说在哪碰见蛇了,拿上一根竹棍远远地敲敲,蛇看见了,知道是自己的舅舅在责备自己,就会乖乖地跑到一边去了,虽然,我并没有在我家的竹园里面见到过蛇,但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给房间里放了一根竹棍,以防不小心从哪里突然钻进来的一条蛇,令我毫无倚仗,我要让自己休息的空间安全而保险。

    在所有的动物里,我是最怕蛇的,就算一条一动不动的蛇,或者是被人打死的蛇,我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因为,在我接触到蛇的身体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冰凉的毛悚悚的恐惧感,让我本能地拒绝它抗拒它,与它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感。

    对于蛇,虽然我一直不能喜欢它,但从来没有伤害过它。当然,也是因为我没有胆量。我于它,一直就这样的远远地观望着。我所抱的信念是,我不惹你,你也莫要惹我,我们彼此相安无事就好。

    我想,这也应该是人与自然相处的最佳状态。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