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何瑶兰‖何瑶兰的诗(九首)
    时间:2018年11月28日   作者:何瑶兰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何瑶兰的诗(九首)

     □ 何瑶兰

     

     

    袒露

     

    月光皎洁。

    昨夜躲着画画的人,今晚

    是否相安无事

    而月光皎洁。他们必须袒露

    必须隐隐作痛

     

    我不敢掩藏什么

    甚至,往年

    藜芦丛里的,红格子

    衬衫

     

     

    看我

     

    你来我哭声里看我吗?看我歇斯底里

    你说你爱我的呀,那么你来看我吗

     

    看我无辜的眼睛

    它有时摇曳星辰,有时布满荆棘

    有时,也盛装冬天的灰

     

    看我僵硬的双脚,如何

    凌驾于头颅。且

    姿色冷艳

     

    嘿,你说你爱我

    你来我看我吗?

    来我哭声里,来我空无的所有里

     

     

    如果三月不曾孤独

     

    如果三月不曾孤独

    来路是否桃李盎然

    春光满面

     

    又是否,山川如画,到处是

    桀骜的怀梦少年

    是否,可以赐予我,一场多情的风沙

    如果你知晓一切知晓一切

     

    我在风沙里寻找已久,肉眼看不见的树荫

    那是另一种远方,旁生枝节

    是更多的,或无意义的存在

     

    如果三月不曾孤独

    更多的歌唱,不会从头再来

     

     

    我和我的猫

     

    六十岁时我就和我的猫待在一个大核桃里

    我们敲一些小核桃  我首先必须确定那里面还放着

    一首单调的独奏

    至于是什么乐器,我当然不会清楚

    反正不会是绿色的

     

    六十岁以来我一直把指甲涂成绿色

    并且穿绿色的长裙

    在脚踝系绿色的铃铛

    但偶尔我会和我的猫一直待在河边

    看夕阳,西下,然后消失

    它常和我说着重复的话

     

    “在你早衰的头颅上

    我一直想种上

    一大片

    一大片的

    草本葵花”

     

     

    写信

     

    写一封信和写两封信,有什么不同呢?

    窗外,一只鸟如是问

    青黑色的

     

    我没有理它

    只任凭十二月在蓝色的信纸上  遗留下

    它白色的吹息

    比如一件连衣裙和一段C和弦的私奔

    而和弦D

    正和接骨木倾诉衷肠

    比如从干枯的藜芦丛里  溜出来的风

    将我红格子的衬衫掳走

    又送回来

     

    再比如那只青黑色鸟

    破开窗子  大摇大摆走进来

    叼走了我  和我的信

     

     

    声张

    ――给海涛

     

    若我能请教一二,从天上人间的尚好河山那,

    我应该吞吐些什么

    可是我还没去过长江黄河,也还没看过十大名山

    至于在那夏枯草起舞的地方

    我曾以为那里住着我

    后来,它礼貌地送我离开。

     

    我们会去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此刻我们应该喝完手里似是而非的酒的

    然后在红杉树下搭一个戏台

    一朵野花在上面看着我们。

     

     

    行走在冬日的阳光里

     

    没有人捡起冬日摇摇晃晃的太阳放进酒里

    品尝

    无人

    淡黄色的柠檬水,从椭圆形玻璃杯里慢慢流出来

    流到我的指甲上,眼睛里,

    流进前面马路上形而上学的车流和,

    一棵很粗的白皮松的身体里

    好一阵子,它

    才流回来

     

    隐匿在角落的桔梗

    轻轻颤动

    它还在猜这该是场该死的放逐

    还是场无所抗拒的皈依

     

     

    阿猫妹妹

     

    她们笑我

    在离我很远的那个杂货店

    用她们的高等血液笑我

    可是阿猫妹妹

    就在十年前

    这笑声戛然而止

    和你的血液一起

    腐烂在一条水沟里

     

    之后的每个夜晚

    我近乎粗暴地打开一朵又一朵

    唇形花的咒语

    在我的骨头上刮来刮去

    我想最好是将它刮个粉碎

    以便我更加卑微且虔诚地下跪

    向着那水沟里  从你尸体上生长出来的

    懦弱之花

     

    又或者

    计划一场卧轨自杀

    将灵魂像青石板上被踩碎的叶子一样

    四分五裂

    去和她们交易――让她们笑我

    如果笑我,你就不再哭泣

     

    而在今夜

    我朝着花溪的风

    扔去一个破酒壶

     

     

    香巴拉

     

    这将是属于我的香巴拉

    ――在雪山脚下修一座木房子

    并开辟出一个小院子

    我将种上春天的花夏天的光秋天的果冬天的树

    还有蓝白红绿黄色的方形经幡

    我会在地板上铺满温柔的云朵

    月亮和星星藏在里面窃窃私语

    有客人来了我就请他睡在上面

    用手蘸酒弹三下  消去他眼底的风霜

     

    我或许会有一个恋人  或许没有

    每天清早时候我会画不同的明信片

    去酿制各种风味的酒弹蓝色的吉他

    与朋友写信向亲人问安好

    睡觉前安静地拥抱黑夜

     

    直到很久以后  我不再年轻

    甚至快要死去

    有些人会笑着来和我告别

    然后我也笑着向他们告别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