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在线服务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龚杨鑫‖龚杨鑫的诗(六首)
    时间:2018年11月30日   作者:龚杨鑫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龚杨鑫的诗(六首)

     龚杨鑫

     

     

    马及马车

     

    无尽岁月的古道

    一辆马车驶来

    如沐春光

    赐予我光明,粮食

     

    马车瘦了

    担忧越发沉重的家

    碾过我的眼睛时

    留下两行辙印

     

    我,必将是缰绳之马

    点燃三季圣火

    驮着马车奔驰于辽阔

    直到马群随春天归来

     

    神的院子刻满辙印

    岁月吟唱着金色的光

    而我,路过山野

    马车停在一片星夜

     

     

    漫步

     

    漫步,徜徉无尽自然

    从一只灰鸽子开始

    门在说话,破了的窗在说话

    空空荡荡的山野也在说话

    三棵刺槐冲向蔡家关的天空

    白皙里带着芬芳,这香味

    只属于她

     

    月亮上的褶裙仙子,漫步而来

    臣是罪人,亵渎了命运审判

    阳台下的农民栽下一种理想

    在月色中成长,火焰在说话

     

    漆黑的皮肤是一支长蒿,漫向远方

    沉默不语的石头才是原住民

    驮着山野,流水

    以及动物们栖息的森林

    再走远些,宇宙的心口

    虚无的世界,一个女人

    悄悄地用一丝云烟带走

     

    漫步啊,背负着手

    一条拥挤的街

    一间客满的酒吧

    脱下壳的蜗牛

    在肆无忌惮地说话

     

    荒野的清脆声,嫁给泥土后

    谁家的白羊圈养在月亮

    谁家的瓦上坐了个新娘

    白褶裙泛着红晕也在说啊

    是谁丢了衣裳

     

     

    自然的声音

     

    燕儿后来忘了屋檐下的巢穴

    演化尾巴,在门口站了起来

    依旧做山的儿子

    背负四季的影子

     

    等天空撕裂伤口

    雨水从漆黑眼睛滚落

    落入村庄,泻进树心

    膨胀,爆炸

     

    从一道闸门喷涌

    沿着山势吟出湍急至静的声音

    闭上眼睛,心崩出身子

    木鱼,铜钟,僧人诵佛

    都藏在另一面

     

    崖上石壁见证过历史

    是最会念经的入定者

    倒是菜园子里的瓜豆

    唤醒了淳朴,并赐予贫穷

     

    一丝丝轻烟浮游

    攀爬入天的阶梯

    我在它的背后

    偷听神明致歉之述

     

    仰望飞鸟的痕迹

    丈量落在土地上的比例

    迈出步子

    总有飞起来那一面

     

     

    傍晚冥想

     

    风从袖口穿过

    荡进湖

    鼓响纤夫的号子

    让傍晚扑向广场

    让湍流扑倒了我

    声音,人像。都在心上肆意游走

    能看见

    水幕背后的天空足够蓝

     

    我一直想去那个地方

    过着太阳的日子

    群鸟飞翔不是因为风

    青山绿水又成了景

    后背的骨头颤抖

    飞,飞了起来

     

    当这个梦醒过来

    温度便从袖口流失

    一个白色的雕像

    看向天空时有了气息

     

     

    往生念

     

    放下吧,怨灵

    让花朵往生

    下一季春天已在赶来的路途

     

    火枪打穿头颅留下的子弹

    被黑土地掩盖降解

    都有期限,都有

    跳脱时间的容器

    往事随风,风往南吹

     

    不过是空气诱惑,景物布局

    一丝味道做饵

    无尽黑暗的深渊披着绿意盎然的森林

    从未放过命中人

    所以啊,当时的纵身一跃

    是身体中枪,在美梦里昏厥

     

    一帘春色,几声脆鸣

    还给一颗种子以欲望

    只有四分之一的生命呐

    清晨的雾让我迷茫

    午日的光让我眷恋

    最后的霞让我回味

    可掀开黑夜时

    宛如掀开了身体般的生硬

     

    骑着马儿,腰间有酒

    一桩琐事

    命中安排绽开的花儿

     

     

    送别诗

     

    夜,往心里沉

    归于寂静后

    香烟和阳台成了月下舞台

    超脱者正卖力吐出几丝童稚

     

    这些年

    蛙声依旧,犬吠依旧

    无论在哪,都像从未走远

     

    路,越走越短

    约莫十七年,才看到尽头

    窗外的路灯睡了

    山野抱着孩子们也睡了

     

    可天上的路灯

    照亮了云中的白砌桥

    最后的十里,折香花

    送走一只夜里飞走的雀子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